河南义马市霸道经理利用职权一手遮天 农民工讨薪艰难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2018-10-29

   焦作市鑫固水文地址工程有限公司杨小海近日向我们反映称,自己2013年12月承接了义煤集团豫西地质公司的孟津煤矿12011工作面井下干钻工程。

该工程一直干了6个月到2014年5月份结束。 现如今,工程结束已经快3年了,但豫西地质公司仍欠他们40%的工程款52万多没有给,他们多次向豫西地质公司经理张冠峰讨要他们农民工的工资,但张冠峰总找各种理由推诿,说他们工程不合格,不给验收,也不给办理手续。

但按照签订的合同,工作面采完,支架拆除后,地板涌水量每小时不大于120立方,就应结算他们全部的工程款。

现如今,工作面也采完了,支架也拆除了,他们地板涌水量只有10几方,也符合合同上规定的标准。 但张冠峰依然不给他们验收。 说有两个单孔出水,不合格。

可这是豫西公司的人在作业时为方便工作,锯掉了阀门下面的阀栏,当时他们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到时补修下就行了。

为此,张冠峰还安排了周保国向我要2万元来处理此事,让我把钱给郑新平,他们自己处理此事。

随后,我们把钱给了郑新平,都有凭证。

可现在他们却依旧刁难我们。 所以至今,我们的工程款还未结算清。   为此,两年多时间,我曾多次找张冠峰要工程款,都被张冠峰拒绝推诿了。

后来张冠峰说:当时我就不同意你们干此工程,这项工程是准备让我同学黄北海干的,谁让你们要插进来干。

我这才明白我们农民工的工资一直要不回来的原因。 豫西地质公司霸道经理张冠峰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一手遮天,多方刁难,为拖欠工程款不择手段。

  据我们所知,他同学在这项工程中承接了一大部分工程。 所以他一直抵制我们,据他们公司内部职工讲,公司员工没有活干,工资经常发不下来,张冠峰却把大量的工程交给他同学黄北海干,不知这中间究竟存有什么样的猫腻此外,我们的工程总公司早对他们验收了,工程款也早拨付给他们了,之所以在讨要工资的艰辛路上走那么久,那么难,是因为张冠峰就没打算把我们的钱给我们,所以他一直刁难我们,不给我们签字,也不派人验收。 没他同意,谁也不敢给我们验收。   事情是否真如杨小海所反映的呢作为豫西地质公司的经理张冠峰又是如何看待的  接到反映后,我们来到了豫西地质有限公司,见到了张冠峰,说明相关情况后,张冠峰张口就说我不欠他们的钱。 记者问他,你说话得负责任张冠峰说,我就是不欠他们的钱。 随后,记者说你让会计把你们的帐拿出来看下,张冠峰叫来了会计和一副经理周保国。 周保国对此称,工作面已经采完了,支架也已拆除了,但有两个孔漏水,还没处理好。

所以还有40%的质保金没有给他们。

而对于豫西公司向杨小海要钱处理此问题及符合所签订的合同标准的问题时,周保国并未多说什么,言语中好像有所顾虑。 后来张冠峰也承认有40%的质保金没有给杨小海,理由是工程不合格,有两个出水孔没做处理,也没验收。 并称什么事都得按程序来。

  杨小海随后也来到了张冠峰办公室,对张冠峰所解释的,杨小海当即问他们的工程早已完工,地面上两个涌水的孔也已按他们的指示做了处理,两年多了,你们为什么还不给验收张冠峰称补修完了,你们找人,验收完,办完程序再说。 杨小海问我们找谁验收张冠峰说你们该找谁找谁,该办什么手续办什么手续。

你们感觉不合理可以起诉。

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一副漠不关心,无所谓的态度。 更让我们感觉到张冠峰在公司一手遮天,咄咄逼人的权势。 办事找不到门路,签字找不到领导,也难怪农民工在讨薪的路上走的那么艰辛...。

  农民工在讨要工资的艰辛路上一走就长达两年多,他们日夜不辞劳苦的干活,到头来,自己应得的微薄工资却拿不到手。

妻儿老母都等着这点钱养家户口,但因豫西地质公司霸道经理张冠峰却利用自己的职权一手遮天,以权谋私,多方刁难,为拖欠工程款不择手段。 农民工们微薄的工资迟迟拿不到手,为此,他们日日不得安宁,年年受着煎熬。 而张冠峰却利用自己的职权和自己的同学同拦工程,获取不为人知的利益。

对此,三门峡义煤总公司又是如何看待的当地政府又是如何看待的我们会继续关注!来源:中国企业网 。